河津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九百五十五章 水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2:17 编辑:笔名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九百五十五章 水

哈利走到艾文身旁,周围嘈杂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见,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安静,明明处于正在狂欢的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但艾文周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的和图书馆一样。

温馨的炉火静静地燃烧着,赫敏轻轻靠在艾文肩头,他抬起头望着走过来的哈利。

眼前的情景和不远处的狂欢派对形成鲜明的对比,如同两个世界一般。

“我施放了一个禁声魔法,让别人不能影响这里。赫敏太累了,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九百五十五章 水

.Ls考试的缘故,她最近这两天也睡得很晚,学习和看书是一件很耗费精力的事情,我认为她多睡一会儿有好处。”艾文向哈利解释说,火光映射的他的脸色微微发红。

“恩!”哈利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有点惭愧。

和赫敏相比,他花费在功课上的时间太少了,也不够用心。

他今天上午还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转眼间就忘到脑后,但现在更重要的却不是这件事。

“艾文,我刚才在……”哈利停了下来,因为赫敏猛地惊醒过来。

“哈利,你回来了?”她睡眼惺忪地说,伸了一个懒腰,用力揉了揉眼睛,“我一定是太累了,不小心就睡着了。哦,抱歉,艾文,我没有注意到……”

赫敏才注意到,艾文的肩膀上湿了一小块,就是自己倚靠过的地方。

一般来说,这个位置湿了,不可能是其它的水,只能是她的口水……

赫敏不好意思的看着艾文,还有他肩膀上湿湿的那一块,有点懵,但更多的是害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趴在艾文肩膀上睡觉就已经很羞耻了,还把他的肩膀弄湿……

“没关系,你这几天最好还是早一点睡觉。”艾文心平气和地说,没有丝毫的介意。

只要是赫敏的水,不管是口水、泪水还是其它什么水,他都不介意。还有,艾文发现赫敏睡着的样子好可爱,不禁有些心动,她本来没有倚在自己肩膀上,是他牵引她靠过来的,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所以,他肩膀被弄湿其实和赫敏一点关系都没有,全是艾文自己主动的原因。

“我会注意的。”赫敏点了点头,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流口水了。

她以前明明不这样,她觉得最好换一个话题,哈利还在旁边看着呢,艾文看她的表情似乎隐藏着难以言喻的其他意思,要是就他们两个人在这里,那还好……

“罗恩成为格兰芬多队的守门员了,他真棒,是不是?他做梦都想成为格兰芬多队的队员,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赫敏说,望着远处披着伍德战袍跳舞的罗恩。

“是啊,确实很棒。”哈利急促地说,不在意艾文和赫敏之间的暧昧,也不在乎正在进行的庆祝狂欢,如果再不马上找人说说刚才的事情,他就要憋得爆炸了,“听着,你们两个,我刚才在乌姆里奇的办公室里,碰到了她的胳膊……”

艾文和赫敏专注地听哈利说完,这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情报。

哈利的伤疤只和伏地魔有关,但他碰到了乌姆里奇,伤疤却疼了起来。

很显然,这要不是因为偶然,就意味着乌姆里奇和伏地魔有什么联系。

“你是说,你碰到了她,然后伤疤开始疼?”艾文追问道,眉头皱了起来。

“没错,我碰到她的那一刹那,伤疤确实疼的厉害,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哈利说,“就是在我一年级碰到奇洛的时候,艾文,你也说过这个伤疤和伏地魔有关。”

“是啊!”艾文回答道,“那是一个十分特殊的魔法。”

“恩,你担心伏地魔控制了她,就像他当年控制奇洛一样?”赫敏慢慢地说。

“有这种可能,是不是?”哈利压低声音问道。

“确实有这种可能。”赫敏说,不过听她的语气,似乎并不完全相信,“但我认为伏地魔不可能再像支配奇洛那样支配她了,我的意思是,他现在已经活过来了,是不是?他有了自己的身体,不需要再去霸占别人的肉体。我想,他大概对乌姆里奇施了夺魂咒?”

“乌姆里奇应该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行动。”艾文简单地说。

一直到目前为止,乌姆里奇在霍格沃茨做的已经够好的了,不到一周时间,就搞得学校鸡飞狗跳,伏地魔根本不需要使用夺魂咒去控制她,这样做,还容易被其他人发现。

她有可能是和伏地魔接触过,身上才留下了他的魔法气息……

不顾艾文觉得这种可能性也很小,这个信号实在太模糊了,一切都有可能。

哈利望着弗雷德、乔治和李乔丹抛接黄油啤酒的空瓶子,一时间没有说话。

“巧合的可能性也很大,是不是?”赫敏分析道,“想想看,哈利,在去年,没有人碰你,你的伤疤也会疼起来,邓布利多不是说过,这与神秘人当时的感觉有关吗?”

“在他的情绪剧烈波动时,他和哈利之间的联系就会增强。”艾文说。

“就是这样,我的意思是,说不定这与乌姆里奇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但发生这样的事时,哈利正好跟她在一起,这也许只是巧合而已?”

“我不知道,但她是一个魔鬼,”哈利没精打采地说,“变态!”

“没错,她确实很可怕,但是……”赫敏停了一下,“哈利,我认为你最好去告诉邓布利多,你的伤疤又疼了。”

“我不想用这件事去打扰他,就像你们刚才说的,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自从他回来之后,我整个暑假都在断断续续地疼,只是今晚疼得更厉害一点,没什么……”

“哈利,我相信邓布利多愿意被这件事打扰。”

“是啊!”哈利没来得及控制住自己,脱口说道,“这是邓布利多惟一关心我的地方,是不是,我的伤疤?”

“别这么说,不是这样的!”

“好了,在确准之前确实没有必要和校长说这件事。”艾文插嘴道,“不过出于保险起见,我认为我们应该再确定一下,让哈利碰一碰乌姆里奇。”

丹东治疗龟头炎费用
拉萨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梧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可以用医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