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两岸一定是分久必合

发布时间:2019-11-30 12:16:36 编辑:笔名

“两岸,一定是分久必合”

卢秀芳 毕业于台湾辅仁大学中文系,1976年进入界,曾任台视、节目组副组长,东森台晚间主播、制片人。台湾虽然地方不大,却有着十几家台,在有限的资源下,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可是即便如此,卢秀芳却仍被业界称为“女王”,被两岸众多崇拜者誉为“秀丽芳华女主播”。在她17年的从业经历里,有着怎样的经历和感想呢?17年来,在快乐工作与幸福家庭之间,她又是怎样保持着美丽与自信的? 10月16日-20日,卢秀芳应邀参加了两岸农业合作论坛,也因此走进本报对话台湾名嘴栏目,与一起感怀生涯的苦与乐。

关于农业论坛台民众能感受到大陆的友善

记:这次来参加两岸农业论坛,你认为论坛意义何在? 卢:在我看来,最大的意义就是大陆给台湾民众传递了很多讯息和善意,非常友善。比如连战荣誉主席,每一次他来大陆都受到最高规格的接待,同时原来存在的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大陆很多的善意加上很多的礼物,台湾民众是非常感动的。 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就是,通过连主席每一次的号召,台湾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尤其是很多企业主都纷纷来到大陆。这一次两岸农业论坛就更加特别,来大陆的都是台湾的基层企业,还有一些乡镇企业,农业单位、渔业单位,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大陆,他们是台湾农业的根基所在。在连主席的带领之下,他们到这里一看,感受到了这边的善意,而且还发现了很多的商机,我想这样一个过程在他们的心理必然是起到了一个很奇妙的化学变化。现在大陆不管是经济、科技等各方面的发展都受到世界的瞩目,是一股不可逆转的潮流,台湾也不可能置于这股主流之外的。 记:你刚刚提到“心理上的化学变化”,可以具体说说吗? 卢:我所说的化学变化,原因是台湾与大陆隔阂很久了,这当中有很多误会产生,因为不了解产生,还有很多关于两岸问题我们说不清楚的地方,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到现场来看,感受一下都会有真实的认识的。所以在现场,很多人就常常和我讲,来大陆三五天就可以推翻过去三五十年的想法,过去的认识被推翻了,对于商人的生意布局来讲立刻就会有一个很多的改变,这就是我所讲的化学变化。 记:你对两岸农业合作前景有什么样的期待? 卢:不管是身为媒体人还是企业家,我们都有很多的期待,其实连主席说出了很基础的想法,当然希望三通、希望直航、希望更多的交流等等。不过我们也是有现实感的人,在台湾现有的政治条件下,在最短的时间内要完全实现当然是有困难的,但是昨天我也和一个媒体朋友讨论,从整个大历史的角度来说,一定是分久必合的,我是十分乐观的,我希望不管是高层领导人还是基层民众都要耐心地等待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关于连战印象他不太适合目前台湾政治环境

记:你几次陪同连战来访大陆?熏作为他的“身边人”,连战在你眼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卢:我认为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其实不太适合台湾现在的政治环境,他家学渊源,祖父是台湾着名的史学家,父亲很有权力,他从小接受非常良好的教育,长大后可以说是平步青云,家庭声誉也很不错。他不仅家史好、学习好、运气也是相当好,后来当台湾的“交通部长”时,他到那里,那里就风平浪静。台湾发展到今天21世纪,由于选举政治的关系,出现了越来越多哗众取宠、言辞辛辣的人物并获得基层民众的认可,因此连先生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显得有点寂寞了。他雍容大度,口不出恶言,不希望那种你死我活的政治局面出现?熏他的这种宽厚大度在台湾的现状中来说是非常不讨好的。很意外的,他在大陆倒是找到了另外一个舞台,他说的话很宽容,很能得到大陆民众的认同?熏我与连主席几次到大陆,大陆的基层民众、媒体对他评价都很高。而从我的角度来看,他是一个宽厚的政治家。

关于职业当特别能感觉个人的渺小

记:你多次来大陆做采访,对两岸采访工作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卢:这是很有趣的,也就是异中求同。在工作细节方面,会出现一些术语上的不同,但高度和精神都一样。比如大陆叫演播室,我们台湾叫摄影棚,大陆叫摄像,我们叫摄影等。另外我觉得大陆人才很多,媒体人员素质高,比较有国际观。让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大陆一个节目有100多人在做,而台湾人工很贵,只有十几人在做,与大陆相比,非常不成比例。台湾要求一个人身兼数职,而大陆人员相当专业。 记:你在17年生涯中如何保持工作的激情? 卢:我不用保持,因为我的生活本来就很激情。我每天面对不同的事物,不同的朋友,还有很多突发状况,每天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考验。从来没有刻意去保持,工作者本来就应该富有激情。 记:有什么从业感受吗? 卢:心里感受五味杂陈,其实在台湾激烈的竞争环境之下,我常常说电视是一个早衰的行业。第一个是非常忙碌,第二个主要是因为你接收到非常非常多的讯息,每天泡在这个讯息的大缸里面,所以有的时候会对人生产生一些哲学性的思考,这个思考有时候会让人疲惫。 我也要强调的是,我做17年的工作,并不感到疲惫,但是有时候心里面会有很大的感叹,这个感叹有时候是没有办法用文字或言语形容的,只是你回首来时路的时候,就像我为什么能够来到这里接受你的访问,或者大陆上有很多的民众认识我,不是因为卢秀芳,也不是因为东森电视台,而是因为两岸这个特殊的环境,它是一个历史的因素,所以人有的时候在这个历史的洪流里面觉得格外渺小,当特别会有这种渺小的感觉。

关于个人定位为大陆观众扮好台湾角色

记:有没有考虑来大陆发展? 卢:无论如何,台湾主持人到大陆发展是一个非常好的互动。大陆观众会喜欢我,主要是因为我始终在台湾,把台湾生动地呈现在大陆观众面前。大陆有很多优秀的主持人,我也有去过各大城市与很多主持人合作过,大陆真是卧虎藏龙,特别是主持人在语言能力的应用上很强势,所以我相信我还是扮演台湾的角色,让大陆观众通过我来认识台湾,我的基地还是在台湾。 记:这两年来?熏你在大陆的人气指数越来越高,拥有很多崇拜者?熏你是怎么看待他们对你“活泼中不失优雅?熏亲切中不失干练”的评价? 卢:(大笑)这表明大陆人民对我们十分友善,是以一种十分包容的心来接纳我,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与鼓励。其实我有很多亲朋好友都在大陆工作生活,所以与他们的交流是非常自然的,只是我们觉得在政治上有一些很可惜。我知道大陆有很多喜欢我、赞美我、支持我的人,我知道我后面代表的是台湾,而白岩松在台湾受欢迎,因为他代表大陆,说明大家对双方充满好奇与向往。

关于家庭生活感情像存折 要不断存钱

记:多少年以来,只要是工作女性,肯定就面临着一个怎么协调家庭和工作的问题,你怎么协调的? 卢:曾经在接受访问的时候,就有人问我,我怎么可以把工作和家庭处理得这么好?我说,其实错了,我从来就没有刻意去协调,我和其他有工作的母亲一样,都会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我必须要用比较高的“技术层面”,就是要用“高智慧”来解决问题。比方说,我会用很短的时间做完一些生活上的事。我基本是一周采购一次,我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在这上面,不会因为要买一个小东西上街,把花在这些琐碎的事情上的时间缩减到最短,然后把时间给先生、给儿女。我很幸运,我与先生、儿女的感情都很好,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也是需要培养的。我一直相信一句话,感情就像存折一样,你一定要不断地往里面存钱。那等到夫妻俩吵架的时候,儿女不听话的时候,那时候就像是在提款。你要是存得多,你就不怕被提款。若是你不去存款,一提就没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利用“去放空”的时间,彼此之间的感情就会更加融洽。

快乐生活要有慢拍

记:白岩松曾说过你是一个懂得生活的时尚女人,那么,您觉得做一个快乐的现代女性有什么秘诀呢? 卢:这个问题其实很有意思,我与岩松的工作其实都是非常忙的,采访工作本身就非常符合我们对生活的想象,因为采访工作本身就有很多的冒险,你永远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而且你必须用很短的时间去解决这个困难,尤其是我所从事的电视行业,强度就更高,我觉得这就是生活的存在哲学。就我们来讲,生活的冒险与不确定感已经很多了,在休假的时候,我比较喜欢放空一切,不再去想工作上的事情,就让一直在运转的脑筋停下来。在我的上,一打开就有一些开场白,内容就是提醒自己缓慢的重要性,我希望在生活当中有一些缓慢的步调,不管是给我也好给我的家人也好,这个部分一定是从缓慢的角度去掌握生命的悸动。导报 李雪梅 张燕娟

家居风水
金牛座
备孕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