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血极八荒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危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7:39 编辑:笔名

血极八荒 第一百三十一章 危机

江绝右手一挥,晶莹剔透的地煞圆珠被其收入空间戒指,突然,江绝心脏猛地悸动一下,他霍的抬头,望向四周,

“咻”刺耳的破空声猛然响起,一道黑芒从黑暗中呼啸射來,当江绝看清黑芒时,黑芒距他已经不足五米,

江绝眼瞳紧缩,脖子下意识的向左歪,身体猛然左倾,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黑芒擦着他脸上的皮肤过去,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正当江绝暗呼侥幸的时候,数道破空声陡然响起,十几道飙射而來的黑芒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望着十几道闪烁着死亡之光的黑芒,江绝寒毛都乍起來了,灵力极速运转,江绝瞬间施展出追风逐月,化作一道银光划过虚空,出现在了十数米之外,

江绝的身影刚刚出现,就看见黑芒从他刚才所站之地飙射而过,有几道黑芒甚至将地面射穿了数米,

斗大的冷汗从江绝的额头滑落,一丝不好的预感笼罩在他的心头,

“我似乎有些低估了这里的地煞啊,”

“嘶、嘶”一阵奇异的嘶吼声响起,两排地煞出现在了江绝的视线中,借助着昏暗的火光,江绝勉强可以将其看清,

沒错,出现在江绝视线中的不是随意站立的地煞,而是两排站列整齐,排列有序的地煞,每排十只,全部都与江绝刚才击杀的那只地煞一模一样,

二十只地煞死死的盯住江绝,血红色的瞳孔之中,闪掠着冰冷的杀意,

一股寒意从江绝的脚心直接窜上脑门,江绝的脸色都变了,从地煞所站的队形來看,江绝知道,它们绝对拥有了智慧,

似乎是为了验证江绝心中的想法,站在第一排左边的第一只地煞,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嘶叫,其余十九只地煞好像都听懂了它的意思,全部仰起头,额头上的独角猛然乌光闪烁,

“咻”刹那间,二十道黑芒从两排地煞的独角之上射出,带着强烈的腐蚀性,袭向江绝,

“该死,果然拥有了智慧,”江绝暗骂一声,连忙施展追风逐月闪躲,

十数米之外,江绝的身影再次浮现,他脸色难看的望着两排地煞,心中思索着对策,

一道黑芒并不可怕,它的威力也就相当于中位血将的全力一击,江绝完全可以挡住,

但是二十道黑芒合起來就不一样了,二十个中位血将的全力一击,只要击中江绝,就算他不死也得重伤,

在这种情况下,重伤也就相当于死亡了,因为地煞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领头的地煞再次发出一声嘶叫,向着其余的地煞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二十只地煞同时仰起头,额头上的独角乌光闪烁,“咻”又是二十道黑芒呼啸着射向江绝,

“地煞每一次释放黑芒大约需要两秒中的时间,我与它们的距离不足二十米米,”江绝心中盘算道,“两秒中二十米的距离足够了,”

江绝在横移了十多米,躲过黑芒之后,再次施展出了追风逐月,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是向旁边移动,而是冲向地煞,

十多米的距离,转眼即到,江绝拳头紧握,带着凶猛的劲气,狠狠抡向为首的那只地煞,

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将发号施令的地煞击倒,江绝的压力将大大减小,

为首的那只地煞,静静地看着江绝挥拳砸來,沒有进行防御,在其狰狞的脸上,竟然看到它微扬的嘴角,似乎早就料到了江绝会这样做,

“咚”江绝的拳头砸在了一面黑色的透明壁垒之上,泛起层层涟漪,

“不好,”江绝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自己上当了,脚底银光暴闪,江绝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地,在他消失的瞬间,数道黑芒将其残影射穿,

这种方法已经不是地煞第一次使用了,往往超过八成的入侵者都会被地煞这一招给坑杀,

它们在现身之前,早就在身前凝结出了一面阴气壁垒,进行防御,只不过,在这阴气密布的冥涧之中,阴气壁垒就像上了一层保护色,一般人是不会注意到的,只有遇到攻击时,才会显现出來,

为首的地煞负责引诱入侵者上前攻击,其余地煞则蓄力,准备给入侵者致命一击,要不是江绝反应迅速,此时,他已身首异处,

看到江绝竟然躲开了这致命一击,为首的地煞摇了摇头,眼中尽是惋惜之色,既然,这种方法击杀不了敌人,那只能改变攻击方式了,

只见,为首的地煞转过头,高声嘶吼两声,其余地煞皆明白的点点头,

第一排地煞,突然仰起头,乌光闪烁,十道黑芒射向刚刚显现出身形的江绝,

江绝连忙闪躲,谁知,第二排的地煞又向着江绝射出十道黑芒,

脚底银光乍现,江绝险而又险将其躲了过去,身形还沒有彻底显现,第一排地煞射出的十道黑芒,已经呼啸而來,

这一次,江绝沒有躲过去,他已经将追风逐月施展到了极限,但还是有两道黑芒刺穿了他的身体,一道射在了小臂,一道射在了左肩,

鲜血像喷泉一般喷射而出,江绝的喉咙发出一声闷哼,剧烈的疼痛刺痛着江绝的神经,但是他不敢停顿,因为他知道,只要他的速度有所下降,就会有数道黑芒射穿他的身体,

江绝脚上施展着追风逐月,拼命闪躲黑芒,脑海中则在不断思索着应对之策,终于,在被黑芒第二次射中时,江绝咬了咬,决定和地煞硬拼,

双手宛如车轮般转动,江绝捏出数个玄妙的手印,终于在十道黑芒将其射穿之时,江绝的身前暴射出耀眼的蓝zǐ之光,

“九血风爪,”

江绝挥动着闪烁着蓝zǐ光芒的巨型手爪,冲向地煞,十道飙射而來的黑芒,被其一爪击碎,只不过,巨爪也被其崩断两根手指,

“嘭”残缺的巨型手爪,狠狠拍向地煞,护在地煞身前的阴气壁垒,被震得动荡起來,一条条裂痕从手爪所击之处,扩散开來,如同蜘蛛一般,

就在江绝再次挥动巨爪之时,又是十道黑芒从地煞的独角之上射出,

巨爪与黑芒相遇,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两者同归于尽,泯灭于虚空,江绝直接被炸飞出去,一口鲜血从他嘴中喷出,显然这一击,江绝的内脏受了重伤,

地煞身前的阴气壁垒,受到爆炸之力的冲击,支离破碎,二十只地煞同时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冲向江绝,想要将其撕碎,

倒飞出去的江绝,强行运转灵力,再次施展出九血风爪,

“噗”一口精血从他嘴中喷射而出,洒向蓝zǐ色的巨爪,原本暗淡的巨爪,顿时光芒大放,带着撕裂天地之势,狠狠拍向地煞,

排列整齐的地煞,瞬间被拍散,哀号着逃向远处,有几只地煞直接被拍死,身体溃散,露出了体内的地煞圆珠,

原本应该乘胜追击的江绝,脚下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虽然这一击威力惊人,但是,此时的江绝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失血过多,让他脸色苍白如纸,腿脚无力,再加上内脏严重受损,使得江绝稍微动一下身体,都觉得刺骨的疼痛,

江绝忍着剧痛,挣扎着将漂浮在身体周围的地煞圆珠吸入体内,至阴圆盘极速转动,将其转换为浓郁的阴气,

江绝咬着牙,咽了一口即将喷出的鲜血,抡动双手,结出一个个玄奥的手印,

“雷动八荒之天地雷罡,”

江绝拼尽全力,施展出了天地雷罡,只不过,不是用做攻击,而是用于防御,

他重伤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其进行攻击,就是这防御之法,也已经榨干了他身体里的每一丝灵力,以及刚刚转换过來的阴气,

就是如此,天地雷罡也不过勉强施展出來,沒有以往浩大的声势,仅仅只是一道蓝色闪电,绕着江绝全身,來回游荡,

终于,江绝到达了极限,发出一声哀叹,重重栽倒在了地上,

“希望老天保佑,让我撑过这一劫,”

见江绝倒地之后,幸存下來的十几只地煞慢慢聚拢过來,围城了一个圆圈,将江绝包围在中间,看着昏迷的江绝,地煞们露出了凶残的笑容,

同时嘶吼一声,十几只地煞一跃而起,扑向江绝,宛如饿狼扑食一般,“噼里啪啦”突然,一阵电闪雷鸣之后,冥涧内陷入诡异的宁静之中,沒有一丝声响,

……

三天之后,倒在地上的江绝发出一声嘤咛,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难道我到了地狱,”

望着周围密布的阴气,江绝腾的一下就坐了起來,待看清楚周围的景象之后,他长舒了一口气,“这里还是冥涧,也就是说我还活着,”

突然,劫后余生的江绝眼瞳一缩,他看到了十几颗晶莹剔透的地煞圆珠,静静躺在他的脚下,

“我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地煞全都死了,难道是有人把我救了,”

一个个疑惑在盘旋在江绝的脑海中,得不到答案

,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宁夏好的白癜风医院
赣州治疗早泄方法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宁夏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