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棺山夜行 第90章-莫言的突变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6:20 编辑:笔名

棺山夜行 第90章:莫言的突变

这响声来的太突然了,吓得我们一激灵,原本都想听萧莫言道出实情,可没想到,还没等萧莫言开口,就先来了一个机关响动声。

听到这机关响动的声音后,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靠了靠,直到靠在后面的墙壁,生怕这声音是什么机关陷阱。

一时间,手电光又是一阵纷飞,几乎是在最快的时间内照遍每一个角落。直到所有的手电光都聚集到兽头上,兽头的大嘴中,竟然探出了一个铜舌头。

萧莫言一见兽头嘴里出现了舌头,眼睛都蓝了,向前一抬脚刚要走过去,一把被一旁的孟心蕊给拽住了,説道:“我去。”

説完孟心蕊便快步走了过去,根本没有犹豫,一抬手,直接对准兽头锁中探出来的铜舌头用力向外一拉,就听“咔嘣”一声响,孟心蕊又快速地跳了回来。

所有的手电光都聚焦在石门上,石门处先是传出各种机关的运动声,紧接着石门开始缓慢开启,伴随着石门的开启,四周便响起震耳欲聋的石头摩擦声。

由于石门开启的比较缓慢,所以整个过程我们都看的一清二楚。

“我日的,你们慕容家真的很牛逼,连这破石门都他娘的上档次,还是个自动门。”老嫖説完看了看萧莫言,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嘟囔道:“哎!石门这一开,我是甭想知道玉石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了。”

此时我已经早把玉石箱子那档子事忘到九霄云外了,眼下最吸引我的是石门里面的景象。

我很期待看到石门内的景象,从下来遇到孟心蕊后,她和我们説完下来的目的,我就一直在想,慕容家所谓的实验室和藏宝室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并且还想象出了几个范本供我自己参考。总之,我是把石门内的情况想象的无限牛逼,毕竟这是xiǎo狼祖辈们建造的,心想,怎么的也不会太寒酸吧。

可能是我太心急了,总感觉这石门开的太慢了,恨不得上前去帮忙推几下,希望石门开启的快一些。

其实也不只是我有这种想法,此刻的孟心蕊也表现的极为心急,总是有向前走动的意识,可能是考虑我们谁都没有动,所以她只表现出了蠢蠢欲动之心,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

随着石门开启的缝隙越来越大,我也感受到一股阴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虽然这不是刮出来的冷风,只是内外气流交叉所致,但流动出来的凉气,却如同寒风刺骨一般。这种阴凉的感觉,就像是刚刚打开冰窖的门一样,冲出来的都是极为寒冷的凉气,使人站在原地未动,就有种要打起冷颤的感觉。

石门开启完毕,不在发出摩擦声,我们四个人也不约而同地走向石门处。很显然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迫切地想知道里面有什么,都恨不得直接冲进去。

我们并没有让石门开启后的喜悦冲昏头脑,四个人表现得都很谨慎,没有一个人擅自进去。都站在石门边上拿着手电照向石门内,手电光照进去后映射出格外亮堂的白光。

这白光奇特无比,要比夜明珠的光芒还亮。我不知道是不是里面有面大镜子在反光,还是里面本身就有光源,总之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手电的光源不足以照耀的这么明亮。

借着白光可以看得很清楚,这个空间并不xiǎo,里面的东西也并不少,不过最吸引我们眼球的不是里面的东西,而是地上的东西。

我不知道地面上的是什么,整个空间的地面上都是这种东西,这东西像雪一样洁白,但很明显这不是雪,如果是雪早就该化掉了,而且在这个地区也不存在有雪。

我隐约地感觉到,这里的亮光,应该是和地上的这些白色东西有关。因为地上的东西太白了,手电光一照上去,折射回来的白光特别刺眼。

“我日的,这他娘的是什么?怎么这么白?”老嫖蹲下身仔细去看地上的东西。

我见老嫖在看,也蹲下身来跟着看,离近了才看清楚,地上的都是一个个白色的细xiǎo颗粒,虽然都是颗粒状,但大xiǎo并不一致,有大有xiǎo层次不齐,形状也是千奇百态。

冷不丁的看一眼,倒像是我们生活所吃的咸盐。心想,难道这地上的白颗粒都是盐,可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不对,这东西不可能是盐,如果是盐,这里一定会有咸咸的气味,可这里并没有这种气味。

看着地上的白色颗粒,我实在是猜测不透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所以满脑子转遍了,也没能想出比盐更贴切的答案。

原本有心想要请教下老嫖,可通过老嫖刚才的那句话,已经暴露了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而且不难发现,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不然他也不会那么説。

我抬头看了一眼孟心蕊,发现她也是一脸的茫然,估计和我一样,也没见过。又看了一眼萧莫言,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只见萧莫言的脸色变得特别的难看,似乎像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在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惶恐不安,她似乎在畏惧什么。

看见萧莫言的脸色如此难看,我立刻站起身来,想要问她怎么了?

可就在我起身的过程中,我一直盯着她看,她却一眼都没看过我。这就让我觉得更加奇怪了,按理説,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她身边起身,足可以吸引她的眼球,就是她不想看我,那么眼珠也会朝着我这里瞄一眼,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本能反应,可她却没有。两只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一样,直勾勾地盯着一个方向。

我起身后,用脚碰了一下还蹲在地上的老嫖,示意他看萧莫言。老嫖看到萧莫言的脸色突变,也是满脸雾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棺山夜行  第90章-莫言的突变

,连忙起身。

就在老嫖起身的过程中,我也重diǎn看了一下萧莫言,她的眼球还是没有转动,始终盯着她手电所照的位置。rg

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泸州治疗阳痿方法
泸州治疗阳痿费用
泸州治疗阳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