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鄧海建2億新車站折騰無下限

发布时间:2019-11-09 00:45:27 编辑:笔名

邓海建:2亿新车站,折腾无下限

新老两处车站,相距近15公里这不仅让滁州市市民在出行时叫苦不迭,也让当地汽运和交通部门格外纠结:“车站搬是不搬”计划投资2亿元的新车站曾遭搁置,最终于去年底将包括合肥、芜湖等6条线路搬至新站未出3个月,6条线路再次迁回老站始发对于客运班线的来回“折腾”,汽车站表示:“一切以市民方便出行考虑,无奈迁回”交通局则称:“老车站阻碍城区公共交通,迟早要搬”(4月23日《安徽商报》) 说好了的新车站,结果成了“中转站”线路搬来搬去,车次变来变去,最终还是回到原点,徒留下现代化的新站如空城般尴尬矗立车站方说是市民不爱去新站,交通局说是迟早要搬,只是没有人说说数亿元的新站“性价比”何在——有这钱,可能还不如改造老站来得更划算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毕竟,城市在发展,老站的承载能力是个定量,资源环境掣肘因素诸多,不能死守在原地不往前走于是,随着京沪高铁在滁州落脚,计划投资达2亿元的滁州汽车总站新建于距城区10多公里的高铁站旁,4层现代化建筑外加一座偌大的停车场竣工于2012年但问题是,新站建成而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这算不算财政打水漂了呢 一则,所谓“市民方便”的说法,纯属扯淡既然不方面,当初干嘛要建设建成之后才发现给市民带来很大不便,那么,前期规划论证干什么去了二则,所谓“框架发展阵痛期”的说法,看起来“高大上”,其实也不堪一驳阵痛是不假,但这不能成为决策失误的遮羞布“迟早要搬”不等于“现在适合搬”,行政作为的前瞻性不等于过度超前明明是缺乏配套、明明是难以协调,愣是说成长远的利好,这车站究竟是为眼下的市民而建、还是为未来的市民而建 这倒令人想起兰州的一件事:2012年底,当地媒体报道称,兰州以每辆80万元价格购买了50辆快速公交车,由于快速公交站点未交付,从当年7月开始50辆车就在兰州公交集团第三客运公司厂区内闲置由于害怕长时间不开,电瓶等装置会老化,每两周要对这些车辆发动一次,在院子里转转圈再往前,还有广东揭阳市岐山“一个人的汽车站”:该车站2001年动工建设,2004年建成,耗资2800万元,至今未能投入使用据介绍,因位置偏僻,站场前后的道路狭窄,大型客运车辆掉头都有困难前者是“路未修,车先买”,后者是“路未有,站先建”,异曲同工 这些奇葩公共基础设施,显然属于好心没有办成好事,反倒让市民戳脊梁骨真正的问题,在于这些买了或建了又用不上的玩意,为什么总能披着“民生决策”的盖头,在程序正义中一路绿灯而畅行无阻谁拍板,自然谁担责谁主张,自然谁解释面对2亿新车站基本停摆的现实,总不能拿未来的愿景来敷衍眼下的锈迹斑斑问责制度,如何能眼不见为净呢 邓海建

:罗莎)

生物谷
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小儿感冒咳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