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访中国古代佛像鉴定家金申无心插柳也成荫

发布时间:2019-11-24 01:54:34 编辑:笔名

访中国古代佛像鉴定家金申:无心插柳也成荫

20世纪80年代工作于包头文物管理所的金申 佛像是表现佛教教理、教义和弘扬佛教文化的重要形式,因此古人也将佛教称为 像教 。中国古代历朝佛像不仅体现着佛教自身的发展及演变轨迹,而且因为其受到不同时代和地域文化的影响,使世俗社会的审美情趣和文化观念融入其中,从而成为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近20年来,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日趋成熟,古代佛像渐渐被广大藏家所认识,成为独具一格的收藏门类。 熟悉央视 寻宝 节目的观众都知道金申。他点评佛像时总是非常具体地解释出这尊佛像的名称、佛经出处、时代特征以及制作风格等,并且一针见血地指出其真赝,所述理由令人折服。在点评时,常常引经据典,穿插背景知识和佛教故事,观众听得津津有味,既增长了知识,又起到了寓教于乐的作用。 金申先生常对朋友说:自己根本没想过这辈子会成为一位佛教文物鉴定家。然而现在他高超的佛造像鉴赏水平已为同行所公认。那么,他是怎样走上佛像鉴定之路的?7月25日下午,在金申先生北京的工作室,本刊对他进行了专访。 寒窗不计秋 金申,回族,1949年出生在北京一个医生家庭,与新中国同龄。 1968年,和成千上万的中学生命运一样,上山下乡,金申去了内蒙古。在内蒙古,金申得益于从小积累的绘画基础,和大多数知识青年不同,他没有在农村过多地从事体力劳动,就被抽调到县电影院放映站做美工和放映员。1973年他考入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作为班长的金申,绘画水平出类拔萃。他回忆当时的情景: 很多同学把我当作师长,因为整天朝夕相处,看我的画,比看老师的作品进步更快。那时我的许多长期课堂作业,也都被作为优秀范本留校资料室了。现在我还留着一些学生时代的油画习作,只可惜是九牛一毛,多数佚失了。 1976年金申从内蒙古师范大学毕业后,先当了3年美术教师。由于自幼酷爱文史,且以杂览群书为乐,在听说包头市成立文物管理所的时候,他毛遂自荐,进入了文物管理所。 在包头文物管理所工作期间,他主要从事内蒙古藏传佛教寺院的历史和文物调查工作。包头的清代喇嘛庙很多,而且那时有很多喇嘛庙需要修复,这样,修复寺庙、征集寺庙文物的工作,就自然而然落在既有美术基础又喜欢文史的金申肩上。据他说: 20多年前在内蒙古搞这门学问,基本上可以说是问学无门,虽也向有些研究蒙古佛教史的学者不时请教,但佛教美术不是这些先生研究的专长。所以那时所获知识主要是靠我调查寺院和采访老喇嘛而得来。在读文史书时,遇到有关寺庙的段落就摘录下来,一麟半爪,集腋成裘。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李安宅先生在20世纪40年代调查甘青藏藏传佛教寺庙的多篇文章,文中有关佛像的深入调查和研究的成果,让我第一次知道藏传佛教的佛像具有这么深奥的学问。对于《蒙古的喇嘛教》《蒙古学问寺》等日本学者有关20世纪三四十年代调查蒙古地区的佛教和美术的着作也通过各种途径找到复印,每日翻阅,从不离身。以后又陆续找到日本当代学者赖富本宏、真锅俊照等人的着作,起初是麻烦懂日文的老教师来帮我释读,后来自学了一段日语后,竟也敢靠字典将所需章节翻译出来。直到1983年前后李冀诚先生着《西藏佛教密宗艺术》香港版发行,一下让我弄懂了许多问题。该书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本从佛教图像的角度介绍藏传佛教的着作,图文并茂。

意甲
运动养生
亲子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