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光伏企业高管离职是行业问题积累的爆发

发布时间:2019-11-28 20:46:23 编辑:笔名

  光伏企业高管离职是行业问题积累的爆发

  生意社08月01日讯

  “高管离职”成为近期中国光伏业内的热门现象。 仅进入7月以来,天合光能、赛维LDK、晶澳太阳能、昱辉阳光等多家美国上市光伏企业的CFO、审计委员会主席都相继离职。 光伏股的低迷走势被视作引发此轮“离职潮”的主要诱因。业内人士表示,这轮“离职潮”将只会引发市场短期震荡。在高利润时代结束后,光伏行业如何回归理性发展?近期公司高管的集中离职使得这一问题尤为显着。 逃离光伏? 注意到,此轮离职潮主要集中在CFO和审计委员会主席两个职位。离职的多位高管均称是“个人原因”。 尽管公开信息中并无直接迹象表明这些高管离职与光伏企业监管和财务状况有关,但在第二季度报表发布之前出现的财务近期公司高管的离职,还是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心。 有媒体报道称,晶澳太阳能在7月7日(美国时间)提交了2010财年年报的补充文件,补充文件中称,考虑到现货市场多晶硅价格的波动性以及采购合同的预付款要求,与多晶硅硅料、硅片主要供应商签订的长期采购合同已经限制了晶澳太阳能对原材料成本的控制能力,公司很难及时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条件。 资本市场迅速反应,当天晶澳太阳能股价即大跌8.25%。7月13日,公司宣布CFO钟林明玮辞职。 同样,天合光能于7月10日生效的一系列人事调整也引发了市场极大的关注:独立董事兼审计委员会主席terMak因个人追求辞去所任职务,同时宣布公司独立董事romeCorcoran接替terMak审计委员会主席职务。天合光能的股票在7月11日就大跌8.45%。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此轮离职的高管都是“空降”的职业财务人士,并非随这些光伏企业成长起来的内部人士。业内人士对《中国经营报》指出,光伏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一蹶不振,是此轮部分高管离职的重要动因之一。 上市企业CFO的薪酬与企业的盈利增长和股市表现息息相关。他们在光伏市场情况较好的时候进入公司,按照上市价、或者较高的股价拿到股权。 根据公开市场数据,阿特斯太阳能、晶澳太阳能、昱辉阳光此前的发行价在每股13~15美元之间,当前已跌至为每股4~9美元之间。 一位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光伏企业CFO对表示,由于光伏企业股价低迷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各大公司股价绝大多数已经在发行价以下,期望值跟现实差得很远。“资本市场机会很多,很多企业准备上市,光伏市场股价的长年低迷导致很多人‘离家出走’,投奔回报更高的产业。” 前无锡尚德CFO张怡正是主动选择离职的高管之一。今年5月,她已经加盟天华阳光出任CEO。从全球第二大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转到一家看似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张怡对说,从尚德电力到天华阳光,是受到了不同商业模式的刺激和吸引。 “现阶段制造业的发展已经逐步从第一阶段的‘技术推动型’逐步进入‘规模和成本敏感型’的发展期。”张怡认为,“目前整个光伏市场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上中游制造整个环节都出现过剩,价格一路下行,只有能够把握终端市场的企业才能获得最终的话语权。”在她看来,整个产业正在告别暴利,向理性回归。 据介绍,天华阳光的产品就是“有稳定收益的电站”和“卖电”,天华电站资产的证券化已经指日可待,电站建设和并许可的开发、电站项目投融资、资产维运管理等主营业务的上市也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 “现阶段业内一些公司的高层人员流动,在我看来,重新选择对于个人和企业也未尝不是双赢的好事。”张怡说。 行业风险集中爆发 在OFweek太阳能光伏高级分析师Siro看来,光伏企业高管的“集体出走”,不仅是其个人职业前景选择,更可能是光伏行业问题积累到现阶段的一次爆发。 在经历2009年三季度持续至整个2010年的高速膨胀之后,在2011年,由于欧盟多国电价补贴下调,光伏企业遭遇市场需求疲软。 在过去几个月内,光伏组件供应过剩状况愈演愈烈。据IMS市场调研公司发布的最新季度调研报告显示,光伏组件供应商在过去的六周时间内将各自的产品价格下调了15%左右,毛利率也在过去的半年内下跌了25%左右。然而,无法以同样的速度下调生产成本,毛利率因此受到冲击。 天合光能、英利绿色能源201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毛利率分别为27.5%和27.3%,低于2010年一季度的30.9%和33.3%。 IMS市场调研公司高级市场分析师山姆·威尔金森更是表示,目前的价格水平对中国晶硅光伏组件垂直一体化的一线供应商利润率造成了较大的压力。他认为,这些供应商们的毛利率在今年第三季度内将跌破20%,而二级供应商的利润率则会更低。 众多企业在高速增长期不断扩充的产能也让一些企业的运营风险凸显。 7月11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给多家中国上市企业亮“红旗”,以警示这些公司在财务和公司治理方面存在较大风险,而作为唯一的太阳能概念股,赛维LDK榜上有名。 另一国际评级机构惠誉7月20日则对保利协鑫的财务状况和融资能力提出质疑,再度唱空光伏企业。 7月初,无锡尚德赔款2.12亿美元终止与MEMC签订的10年合作协议,此后无锡尚德美国业务总裁陈立志离职。若不终止执行这项协议,无锡尚德将在未来五年内至少在购买硅片上多花4亿美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初签订这样的长单,正是企业在过去快速扩张过程中的决策失误,目前很多企业在为此前的一些决策失误“还债”。 Siro对表示,“近年来,国内光伏企业通过大幅的产能扩张占领市场、完成发展,并获得现在的行业地位的举措背后隐含潜在风险。” 在他看来,目前的市场情况是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谷。此次高密度的高管离职潮,或许正是企业盲目扩张过程中,公司治理结构和管理水平不能跟国际接轨所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震荡前行 “经过一轮大规模的洗牌,企业需要熬过一段低毛利率时期。”i美股分析师王毓明对表示,以后的光伏行业的游戏规则可能不再一味地追求规模。 “市场需求疲软导致我们不能像原计划的那样乐观。”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称“昱辉阳光”)首席战略执行官白晓舒对表示,昱辉阳光将2011年第二季度的硅片和组件的出货量预期由此前的330MW~350MW下调至290MW~300MW。 白晓舒说,作为硅片的专业化生产公司,在市场不明确的情况下,昱辉阳光不会盲目增加投资。“今年下游的电池、组件产能呈现过剩趋势,我们目前没有考虑往下游产业的扩张,但作为一个专业的硅片制造商,原材料是我们的命脉,我们的计划是在做好硅片的同时提高多晶硅自产的比例。” 据介绍,昱辉阳光目前多晶硅自产比例为30%左右,而为规避原材料缺口,今后一两年内将达到50%自产。 采访中,多数企业人士表示,目前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最坏的时候”即将过去,光伏市场在下半年或将逐渐回暖。 羿飞大中国区总裁张桢则表示,无论从规模和成长性来说,光伏仍然是一个朝阳产业,告别暴利回归理性对行业长期发展是有好处的。 而在欧洲传统光伏市场之外,新兴市场正在崛起。“现在青海每一个工地上都热火朝天。”张桢对表示,在青海“9·30”项目(编者注:青海省发改委表示,9月30日前在当地建成的光伏电站上电价为1.15元/度,且不限容量。这被业界视作目前国内上电价补贴力度最大的示范项目)的拉动下,今年国内累计装机将超过1GW,比去年翻一番。同时随着美国、印度、南非、日本等市场的逐步兴起,整个光伏市场融冰可期。

男女笑话
世界史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