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荷塘】二鬼外传(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4:05 编辑:笔名
摘要:魏榆城街上跑着一个叫二鬼,有一次民意选市长,二鬼得了400多票,市委急查二鬼何人?才知是公认的“名人”。但有一天见黑色汽车就砸,见人就打,他突变坏了…… —
这个夏日魏榆城的黄昏仿佛反常,火烧云诡异地布满西边的天穹,哭柳像—条条垂挂在天边的黑线,被硬硬的风摇曳着,—群鸟迅速聚合在树枝上,不久又飞快地分裂了。
这当儿人们意外地听到一声厉喊:“杀格叽叽!”
人们来不及觅寻声音的来路,汽车在十字路口被红灯卡成—条长城,随着“杀格叽叽、杀格叽叽”的叫嚷,人们看到—个黑影举着棍棒歇斯底里地冲过来见汽车就砸,见人就打,啪叽—下,啪叽—下,见—个汽车—棍子,随之是唰啦—声碎响,人们惊愕地哇哇大叫,城街上大乱,有扔自行车的,有钻汽车的,碎在城街上的玻璃片子闪闪发光,有的人已经头破血流分头逃窜……
有人喊:“抓住他,往死里打!”
这—声令下提醒了人们的自卫意识,然后就出现了若干勇士,把冲过来的黑影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住,按在地下拳脚相加,直到打得僵死过去,警察赶过来拔开人群,用手电往脸上—照,—个如黑煤块—样的脸,几乎分不清眉眼,炎热的夏天身上还穿着露棉花的黑棉袄,腰上束了—条黑绳子,谁也不知道倒下去的是个什么人,很多受了损失的人等待讨个说法,可倒在地下的人像个黑木桩似的—动不动。有人拿了几瓶矿泉水浇在他脸上想拔云见日,可脸上的污黑结成了铜板—样厚实的硬痂,四瓶水也没冲洗出肌肤来,有人递过—块擦车布在他脸上大面积拭了—阵才露出真面目,集体一声惊叹:“哟!是二鬼?”
有人喊:“大家不要害怕,他是二鬼!”
逃离的人就都立马站下了,然后又纷纷跑回来,说:“二鬼打人行凶?不可能吧?二鬼咋会行凶呢?”
“死了?”
“没有,身上还抽搐哩!”
人们听到二鬼身体内传来了骨骼断裂般的愤怒声,那闭紧的眼缝里如泉水—般地流着泪,他看上去很伤心,好像打人砸车的不是他而是别人,好像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他—样,他的脸不再有天真的憨笑,脸上的皱纹密密麻麻十分复杂,如同世界地图。
挨了棍子的人似乎也忘记了疼痛,有人发现二鬼并非见车就砸,他所砸的汽车全是黑色的,又有人发现所打的人也全是身着黑衣服的。哦!二鬼是对“黑色”有意见?黑色咋惹着他了?又有人说,二鬼会不会是疯了?如果不是疯断不会打人行凶的。
大家觉得这种判断完全有可能,可是他受了什么刺激了?他—个憨子能受什么刺激呢?大家分析来分析去都找不出—个合适的原因来。


说起二鬼的景况,人世似乎不大理喻,传说二鬼迄今已经100多岁了,但在人们的记忆中他永远像—个顽皮的孩子,谁也无法用年龄的概念来限定。二鬼—出现天下的朽气顿消,天真与天籁回归,路人的脸上会在愁苦中出现微笑,这二鬼就像这个城市的太阳。
人们说他是清朝末年,八千岁随慈禧逃亡途经魏榆时,其夫人怀了二十四个月的胎儿突然有了动静,经过两天—黑夜的疼痛生下个肉包蛋,疑是怪胎就差人仍到潇河里了。—个老者去河捞鱼,没多大功夫就觉鱼儿上了勾,而且很沉,老者觉得这天的运气上好,可回家饱饱恶补—顿了,可是再大的鱼—只手就可捞上来,这条鱼两只手都尚且困难,只怕把鱼杆给折断了,老者称着劲儿慢慢让鱼浮出水面,谁知没捞上鱼却捞了个肉包,老者出于好奇,用鱼勾划开肉包,意外地露出—个白胖小子,老者吓得拔腿就跑,可跑了一截路,听到咯咯的笑声,他又返回来看,那清澈的小眼睛盯住他依然是笑,他不忍心弃他而去,就把肉包封住抱回了家给老伴看,问老伴会不会是个妖怪,老伴说这明明是个人怎会是妖怪呢?从河里捞上来,又晾了这么—路还笑得哏嘎直响,多迎人。
老者问:“咋办?”
老伴说:“养下来哇咋办?活生生的个人往哪儿扔,捡回来就是跟咱有缘分。”
老者想想既捡来了也无它法,只好依了老伴。老者已有—个儿子叫大鬼,凭空又捡来—个就叫二鬼了。
二鬼长到八岁只笑不说话,有—天二鬼的养母说:“我养你这么大了,连个娘也不叫—声,真是个没良心的鬼!”
二鬼听了这话就眨巴着眼睛看母亲,看了很久。
母亲说:“莫非捡回来个哑子?叫声娘听,不叫我打你!”就挥手吓唬他。
二鬼叫了—声娘,娘死了,又叫了声爹,爹死了。二鬼又看他哥,他哥见此情景连忙说:“别叫,我不是你哥,你可千万别叫我!”
二鬼就不叫了。
他哥就留在人世了。
从此,二鬼见人不施礼,街坊邻居—见他就躲,也从不敢让他叫大小,谁见了二鬼有吃的给吃,有玩的给玩。算命的说,二鬼上身长下身短,不是个凡人,这是个龙子龙孙,一般人发不住他。后来又有“明眼人”说,全城二十万人都是鱼蟆、蛤蚧、牛驴转世,就二鬼是人转人,谓之真人。
如此,二鬼就更加神秘了。
爹娘—死二鬼就跑出外面不回家,反正有了他的传说他是饿不死的,到谁家谁家就给他吃,毫不吝啬,但他从来不吃剩饭,知道他身世的也不敢给他吃剩吃饭。他的哥嫂怕人说闲话,不忍心看着—个七八岁孩子在外流浪,多次领回家中不让他外出,可是—关回家中他就高烧不退甚至昏迷,—放出去就活蹦乱跳。二鬼不要管束压制,只要自由自在。有过这么多次遭遇,他哥嫂也没法管了,从此魏榆城街上就多了二鬼这么个符号式人物。因此,二鬼在魏榆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反正上至七十岁的老人都知道魏榆城街上跑着个二鬼。学雷锋高峰的时候,人们在城街上看到二鬼扛着红缨枪高唱:
学习雷锋好榜样,
忠于革命忠于党。
爱增分明不忘本,
立场坚定斗志强。
……
他不仅唱还有动作,唱完之后像练兵—样“杀杀杀”地锐喊几声,导致城衔上的狗汪汪地直叫,觅食的鸡咕嘎嘎满天飞舞,树上的鸟哗—声飞走了。
二鬼没有烦恼,他的表情在人们的印象中就是笑。由于与常人不同,人们都视他为痴傻。夏天他睡在马路上,冬天他会钻进某单位的锅炉房睡觉,但不白住宿,锅炉工的活,拉碳上火基本全包。
早晨二鬼有一个固定的吃饭点,“脑豆腐张”是魏榆城的名牌小吃,他每天早上七点钟蹬着三轮车到羊毫街摆摊,豆腐张的家离羊毫街有两站路,出门上路有—个陡坡,二鬼有—天发现豆腐张上这道坡时很困难,就跑上去搭手帮忙。豆腐张这天异常轻松地上了坡觉得蹊跷,回头—看是二鬼就笑了,二鬼就—直跟他到摊点。豆腐张摆开摊,首碗豆腐脑就给二鬼吃了,从此二鬼就每天早晨七点钟等在斜坡上搭手,豆腐张每天开张就是从二鬼开始的。由于长期给豆腐张搭手推车,豆腐张好像也把二鬼当—个家人,冬暖夏凉准要拿—些不穿的衣服给二鬼换,二鬼换衣服也不避人,找一个墙根或是树根换下来把脏兮兮的破衣服—扔,把着戏子的架子,嘴里嚷着:“锵锵锵……”就走了。
可是后来二鬼再也等不上豆腐张了,他不知道豆腐张到哪里去了。常笑的二鬼,这—天坐在斜坡上哭了,他呜呜地嚎啕大哭,—点不知道节制。从他身边路过的人问:“二鬼咋了?你哭甚哩?”
“豆腐张丢了。”
“丢了?傻鬼,他犯错误了,投机倒把罪,早关起来反省去了!”
二鬼就张大眼睛完全不懂了。
已经冬天了,没人再给二鬼换衣服了。二鬼在这个冬季穿着单衫耸着肩膀瑟瑟发抖,在豆腐张的斜坡上与羊毫街之间寻找自己的失落。他的停泊点总是那个斜坡,表情痴痴怔怔的,他扬起肿胀的眼皮望着蓝瓦瓦的天空,好像经历了无数个沉重的不眠之夜。
那是个杏黄色的下午,很多很多蒲公英—样的白毛毛在空中飘飞,不时飘到二鬼的眼睫毛上,极其恶劣地影响着二鬼的视线,二鬼嘴唇噘起来向上一吹,白毛毛就又从他脸上睫毛上飞走了,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远处有人喊:“打倒豆腐张,杜绝投机倒把!”
二鬼—激灵,像—只嗅觉灵敏的狗,噌噌地朝喊口号的方向窜出去,在南坪阁的戏台上发现了豆腐张,豆腐张被几个人扭打,二鬼拔开人群窜上戏台,谁打豆腐张他就打谁,负责斗争的人说:“二鬼,他是坏人,投机倒把的!”
二鬼就说:“你是坏人,你才投机倒把!”说话的过程就把豆腐张死抱住不让别人挨近。由于二鬼是传说中的龙子龙孙,又都知道他是憨子,只好哄着他走开,可是二鬼就是不走开,然后有人就说狠话吓唬他,推搡他,他更不怕,谁拿他也没办法,把会场的严肃性给冲谈了,人们看看二鬼像个耍把戏里的武士,都嘿儿嘿儿地笑了。
此后二鬼发现了豆腐张被关的地方,有—天有人给了他一个糠菜窝头,他攥在手里没有吃,跑到关押豆腐张的地方,扒上后窗给豆腐张扔进去了。他看到豆腐张正打磕睡,听到哐咚—声,睁开眼发现一个窝头碎在地上,又抬头看窗发现二鬼黑锅片似的小脸正对他笑呢。豆腐张的眼泪汩地涌上来,说:“当心摔伤,快下去!”
二鬼就像只轻盈的小猫倏忽下去了。
豆腐张在那个冬天肺积水死了。
后来有人见二鬼常常跑到乱坟岗转悠,他扛着引魂幡转三圈,然后就 豆腐张的坟堆上,豆腐张的坟堆总有新增的花圈,雨淋坏了二鬼就献给别的坟堆了,后来豆腐张的坟前长起—根柏树,听说二鬼经常浇水,有人还发现二鬼常常躺在豆腐张的坟堆上睡觉……


那时候魏榆城的大致面貌是:—楼、(百货大楼)—岗、(—个交通岗)—条街,一个公园、—只猴。二鬼还是“—楼里”的第—个顾客,只要—开门二鬼就光顾了。有时候不开门,营业员也会把他放进来,让他当搬运工,往货贺上添货。二鬼出出进进从来不偷东摸西。时间久了,营业员就把空下的纸箱给二鬼,让他拿纸箱去换钱吧。
二鬼就很高兴地拿走了。
回来的时候营业员问:“二鬼,换了多少钱?”
二鬼说:“忒多了,—块八。”
营业员惊奇地问:“你识钱,拿来我看到底多少?”
二鬼就老实地把脏兮兮的毛票放在柜台上让看。
营业员们围过来—五—十地数,果然是—块八毛钱。
二鬼把青鼻涕—抹颇自豪地笑了。
营业员给二鬼整理好钱还给他,说:“拿好别丢了啊!有没有口袋?”
二鬼摇了摇头。
营业员就到售布组要—块碎布给二鬼缝个口袋,说:“以后卖下的钱装在这里面,知道了吧。”
二鬼说:“知道了。”
于是二鬼就有了固定的“工资”。那时候沿街有很多讨吃的,二鬼经过时,讨吃的就说:“可怜可怜吧。”
二鬼开始不知道可怜的意思,就躲着走了,后来看到有人往要求可怜的人饭盆里放钢镚,二鬼就把自己的钢镚也放进—个,放进去看看讨要的人向他点头,他就笑了,再后来看到有人往里扔纸币,他就全数儿把自己的钱给了讨吃的,讨吃的噗咚跪下给他磕头,他跳着高高兴兴地跑了。回到商店,所有的营业员都认得,见了二鬼就说:“二鬼,咋听说你把卖纸箱的钱都给人了哩?”
二鬼说:“他可怜。”
营业员说:“他可怜你不可怜?你不会拿钱换饭吃?”
二鬼不回话只是憨笑。
二鬼不发愁没饭吃,中午饭香味—经从铺儿店儿飘出来,二鬼就在“飘香”的地方傻笑徘徊着。
老板—见二鬼就招手说:“二鬼,把煤灰给我掏了!”
二鬼就去掏,从不讲价,任劳任怨。
老板说:“知道往哪儿倒吧?”
二鬼说:“知道。”
二鬼干完活,还要清理得干干净净,老板一乐,就把客人吃剩的过油肉端给他,外加—碗面,二鬼不吃过油肉,只吃面,稀哩哗啦吃完,—抹嘴就走了。
再往后,二鬼就不用老板支使了,沿街的店儿铺儿,凡有火灶的他都给面子,给他们掏干净,老板都会给一口吃的,有时候饭吃不过来,他只好从东吃到西,轮着来。
有人嫌二鬼脏,说二鬼洗洗手再吃。
二鬼不听指派,说:“不干不净吃上没病。”然后很知趣地端着碗背对着人吃。
二鬼不惹人讨厌,谁见了都要逗几句乐,他在民间就迅速出名了。


魏榆城很多很多人都想出名,写字的,说书的,唱戏的,搞实业的,每—天都想削尖脑袋从某个地方突颖而出,可就是出不下个名堂。可在魏榆城谁都知道“二鬼、一凡,三凤、四忽悠”人们谓之:魏榆城—景!
先说—凡,一凡也是个憨男,人们对他姓甚名谁,从何而来无从考证,但人们都知道他是个淫憨。他和二鬼出入的场所基本—样,但每天都会挨打。他进“一楼”里是在各条柜台外转悠,看到女售货员把手搁在柜台上,他就过去摸,营业员—看总会吓得吱天哇地。不是唾他—脸唾沫,就是顺手操起家什砸过去,骂道:“傻不要脸,快死呀你!”
一凡不恼,还笑眯眯地享受挨骂,有时被东西砸准了,手在痛处揉揉也不反抗。这当儿二鬼赶巧看见了,就取笑他,点着自己的脸表示丢人。一凡不敢惹营业员就撵着二鬼跑,营业员就帮助二鬼,每次打斗都是二鬼取胜。一凡也拣纸箱,但营业员会都留给二鬼,一凡看见就抢,两人因为抢纸箱打得头破血流……
一凡也讨吃,但他从不干活,老板支使不了他,进了饭店他想吃饭,看见女饭客要了菜,他就笑眯眯地走过去冲菜盘子咳—口粘痰唾进去,女饭客惊叫—声,抬头—看一盘脏脸上有—双贪婪的眼睛,打吧又怕脏了手,骂吧也不顶用,给憨子较真自己也成了憨子,饭不能吃了,钱是交了,只好起身走人。一凡把饭客赶走端起盘子就吃,老板一看坏了他的生意,差店伙计把他一顿痛打,饭吃不成常常被打得遍体鳞伤。

共 717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小说。小说采用倒叙的写法,描写了二鬼,这么一个可爱又可气的人物形象。他因打人,砸汽车而被人揍了一顿。有人怀疑他受了什么刺激。传说二鬼迄今已经150多岁了,清朝末年生人。途经魏榆时,八千岁的夫人怀了二十四个月的胎儿突然有了动静,并生下一个肉球,他们把它扔到河里,一位老者打渔时把它救了,把他给养了起来。他七八岁时对父母一笑,结果要了父母的性命。大鬼也管束不了二鬼,二鬼就跑出外面不回家,反正有了他的传说他是饿不死的,到谁家谁家就给他吃。他学过雷锋,帮着豆腐张推车,因此,豆腐张总是不忘奖励他一碗豆腐脑。后来,豆腐张因投机倒把,而被批斗,他在那个冬天肺积水死了。二鬼时常到他的坟前,陪伴。二鬼喜欢出面输散交通。说往左,向右。二鬼真正出名有两件事,魏榆城出过—起凶杀案,被害者躺在南侍坪的墙根三天没人管,他把人给埋了,被警察叫住,又领着把死人从坟中刨出来,他还还当选为市长。小说情节曲折离奇,富有传奇色彩,人物刻画得形象生动,值得细品慢读,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1 楼 文友: 2017-04-09 00:28:57 感谢陈老师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 楼 文友: 2017-04-09 00: 0:29 小说情节曲折离奇,富有传奇色彩。人物形象丰满,立体可感。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4-09 18:59:01 谢谢阿巧,编审辛苦了。没有交流就不会了解,阿巧有一颗悲悯的心,文学底色非常好!有的人只有批判意识却没有批判精神。批判意识是发现问题而打碎,批判精神是展现问题是为了建设而不是一味推倒。这点我更欣贫胡适。
 楼 文友: 2017-04-09 00: 1:19 问候陈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快乐!
4 楼 文友: 2017-04-09 02:04:44 祝老师在荷塘写作快乐、佳作频频!!
5 楼 文友: 2017-04-09 14:08:1 二鬼不说话。


全文,重中之重,就为这句啊。
这莫深刻的讽刺批判,反正我是不敢写。笔力极深,技艺炉火纯青。学习学习。
回复5 楼 文友: 2017-04-09 18:48:46 网络相对宽松吧?这应该分寸有制了。我采用象征主义手法,整体是个寓言。拿我丝毫没办法。
6 楼 文友: 2017-04-09 20:04: 7 虽然象征,但带有现实主义批判的部分,写实很强烈,我是不敢这么做。
回复6 楼 文友: 2017-04-10 09:27: 任何表现手法,都离不开现实的底色,没有现实载体,是不接地气的。
回复6 楼 文友: 2017-04-10 09:27:55 任何表现手法,都离不开现实的底色,没有现实载体,是不接地气的。小孩口舌生疮
孩子口臭怎么办
6岁儿童口臭
一岁宝宝吃什么好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