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津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重庆96岁伉俪讲述一封二战情书后的世纪情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3:18 编辑:笔名

重庆96岁伉俪讲述一封二战情书后的世纪情缘

曹越华与王德懿伉俪的老照片。刘贤摄

(刘贤)“亲爱的德懿,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侯,我已参入捍卫国家和民族第一线的战士队伍,匍匐在密支那阵地的战壕里了。”这一封在1944年写于密支那战役前线的情书背后是一对96岁老人跨越世纪的情缘。

1943年的云南昆明是中国的抗日战争大后方。“星罗密布的咖啡馆、酒吧、饭厅、商场,不时穿梭着美式敞篷吉普或“道奇”卡车,串起一派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闹、繁荣的浮世景象。(曹越华情书语)”复旦大学学生、被国民党招募为昆明炮兵学校盟军授课军官翻译的曹越华,在西南联大学生组织研讨抗战形势、民族命运的众多集会上,与上海交大女学生、重庆名门闺秀王德懿相见相知,开始了“枪炮与玫瑰”中的恋爱。

1944年7月28日,曹越华突然被调往密支那战役(中国驻印远征军反攻缅甸战役中的一次城市进攻作战)前线,在去巫家坝机场途中遇程君礼(“飞虎队”美军招待所的中校所长、陈纳德将军的后勤官,后成为曹越华的妹夫),才在车上向他大喊一声“我先飞到印度去了,请转告德懿”。

从四季如春的昆明起飞,曹越华搭乘军用运输机途经鸵峰航线(OverTheHump)。“机舱设备很简陋,除装卸时留下的尘土外,空空荡荡,无坐凳栏栅,窗门也封闭不严。当飞机跃上6000公尺的高空时,气温陡然一降,很快仿佛到了寒带里,令人坐卧都颤颤抖抖”,在给王德懿的情书中他写到,越过“鸵峰”后,飞机下降,气温迅速上升,在印度都门都玛机场机舱门刚打开,一股热浪便扑面而来。一天短短几小时就领教了似乎是预兆战争诡谲多变的温、寒、热“气候”。

战场的艰苦危险让曹越华愈加思念远方的恋人,在信中回忆他们的“柳誓湖盟”(昆明翠湖公园)、“金碧情缘”(金马牌坊与碧鸡牌坊)。部队在取得缅北重镇密支那的胜利后扩为新一军和新六军。曹越华被上调到新一军新30师师部翻译室作中校主任。在信中他告诉恋人,1944年9月中旬的一天,他随同师长唐守智,万分荣幸地面见了由军长孙立人陪同前来阵地视察的中印缅战区总司令史迪威将军,并担任翻译。

在谈到战争感想时,史迪威将军说:“人类大体上有两种竞技角逐,一是文明的体育,二是野蛮的战争。”将军分享了自己作为足球爱好者的经历:出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农场主的家庭,从小爱好体育运动,在读杨克斯高级中学时就是校足球队运动员,17岁考入美国西点军事学校,还荣获过“优秀足球运动员”称号。“现在人到老年再处于人类最残酷血腥的战争”,史迪威对曹越华说,虽都是智慧较量、力量对比,但战争毕竟不是足球,它是以人的生命为资本进行运作,不能有丝毫闪失。眼前就要学会在战争中‘运球’,去争取‘破门’的胜利。[1][2]下一页1945年11月20日,曹越华与王德懿在重庆着名的数帆楼结为夫妻。图为当时的新婚合影。刘贤摄

这一席话让同为足球爱好者的曹越华分外激动。在部队又要开拔继续向南挺进时,他用英文在情书中对王德懿许下诺言:“亲爱的,给我一个答复吧,您深情的目光辉映着我曾经苍白的青春,我将回报你最倾心的微笑和任何风浪都无法剥落的温柔。战争结束后,我将在黄土地上筑起一座小小的城堡,让我俩相偎守着炉火倾听那杜鹃鸟清啼的声音,咕咕—咕咕—咕咕。”

这封情书经军邮寄出的11个月后,在昆明远郊的火车站,王德懿穿着白色旗袍等到了从战场归来、一身英制军装的曹越华,等到一句“亲爱的,我回来了”,等到一个深情拥抱,等到一枚在战火纷飞的缅甸买到的红宝石戒指,等到了60多年的不离不弃、相濡以沫。

26日在重庆南岸一栋民居见到曹越华、王德懿夫妇时,两位老人相依而坐,精神矍铄,拿着一张张老照片讲述他们的故事:在重庆数帆楼的结婚照、炮校窗前留影、密支那战场纪念照……曹越华又一次用流利的英语诵读那段“小城堡、杜鹃鸟啼”的情信,王德懿无比流畅地念出这段话的中译文。

曹王伉俪的儿子曹庞沛说,一些朋友知道父母的战地爱情后都说像以第一次世界大战为背景的电影《魂断蓝桥》一样浪漫,不同的是这个发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中国战地爱情故事有美好的结局。

据曹庞沛介绍,其父母在昆明时住在金碧巷,每天都要从金马牌坊和碧鸡牌坊路过。这两个牌坊亦有一则美丽的爱情故事:相传昆明之东是金马山、西边是碧鸡山,两山各住有一神仙,相望却不能相守。民间就修了金马牌坊、碧鸡牌坊,让神仙得以相依。据传,每60年的鸡年中秋的黄昏,太阳西下辉映着碧鸡牌坊的倒影与月亮东升光透着金马牌坊的倒影随之移合、重叠,显现“金碧之交”。抗战胜利60周年亦是曹王伉俪结婚60周年,巧合的是这一年是鸡年,更巧合的是这年中秋当日亦是属马的曹越华老人的生日。这一串的巧合让这段始于战争、至今不渝的爱情更添一层神秘色彩。

这封二战情书的问世缘于重庆彭水县的“2013全球最浪漫情书征集活动”。曹庞沛说,把父母这封意义非凡的情书找出参赛,是希望“把战火纷飞时的老一代人的爱情展示给下一代,传递正能量”。除最后用英文书写的承诺一段,情书的前几页在变故中被毁,现在的版本是后来回忆补上的。

附:曹王伉俪情书全文

亲爱的德懿: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侯,我已参入在捍卫国家和民族第一线战士的队伍——匍匐在密支那阵地的战壕里了。

7月28日,我突然接到炮校上级命令,立即调往缅甸前线,军令如山,说走就走,马上出发。我来不急告诉您,就被军车直送西站外的巫家坝飞机场,所幸途中巧遇程君礼(“飞虎队”美军招待所的中校所长、陈纳德将军的后勤官,后成为妹夫),才在车上向他大喊了一声“我先飞到印度去了,请转告德懿”。

这是我靑春时代第一次以最庄严的生命名义,用“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慨出征。此时,感到周身涌动的是滚spaceC的热血,满腔起伏的是沸腾的浩气,但也不免在心底泛起一波文弱书生的涟漪。

从四季如春的昆明起飞,我们搭乘的是军用运输机(型号为道格拉斯DC—3),途经鸵峰航线(OverTheHump)。机舱设备很简陋,除装卸时留下的尘土外,空空荡荡,无坐凳栏栅,窗门也封闭不严。当飞机跃上6000公尺的高空时,气温陡然一降,很快仿佛到了寒带里,令人坐卧都颤颤抖抖,僵缩一团在机舱角落的地板上。既有初上战场的紧张、还有高原反映的迷糊、更有前所未遇的寒冷,十分难耐。越过“鸵峰”后,飞机下降,气温却在迅速上升,而快到印度的都门都玛机场时,顿觉十分炎热。当机舱门刚打开,一股热浪便扑面而来,我又被笼罩在热带中,立即大汗淋漓。在此一天短短的几小时内,我经历了温、寒、热三带,领教了似乎是预兆战争诡谲多变的“气候”。我们在都门都玛呆了两天,换上了中国驻印军的英制军服,黄色的衬衫、裤、圆钢盔,还有羊毛线的白袜子;接着,再直飞缅北重镇密支那。

当晚,我被浸泡在新一军新30师88团第3营在前线阵地上专门搭建的一个“人”字形架战壕里,热带季候暴雨如注,刹那间就灌满了水。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夜空,火光升腾、硝烟弥漫,四周的枪声、炮声、雨声交混在一起。这情形将一个从未摸过枪的人推到极度的考验之中。

我身陷“水牢”,从睡到坐至站立,手托起衣物,又冷又饿又疲倦,艰熬着寒冷的雨水刺骨,颇有万箭穿心之感。如果说生命的本体还有意识,那就是一种强烈的“三感”:一是对您——远方恋人的思恋感,二是对父母养育的谢恩感,三是对生命死亡的恐惧感。它们强撑起我的精神,盼望着早来胜利的黎明。

“否极泰来”这一条定律,最适合的是一个人境况突变带来思绪巨大的落差。炮火闪耀的亮光中,我看着眼前这片血色的焦土,心中想到的却是幸福玫瑰的绽放。

难忘那:昆明,一座美丽、英雄的城市,天上人间都可圈可点。她不但让世界感到有天然之春的气候、春的气息、春的气象,更使我们觉得有人生之春的情感、春的情调、春的情怀。“镶嵌在市区一颗绿宝石”的翠湖公园,垂柳和碧水构成其主要亮点,使“翠堤春晓”闻名四方。自从我们参加您妹妹德芬她们西南联大学生组织研讨抗战形势、国家前途、民族命运的众多报告会、座谈会、联谊会、交际舞会上相见相知后,爱情的序幕就是从这充满着一片青春永恒的本色——鲜绿的屏障中拉开的。身置最美丽的风光,身临最美好的境界,身处最美妙的年华,我们经常在这翠柳浓荫下窃窃昵语,清湖明镜边依依偎肩。从战争谈到生活,从现实谈到理想,从东方的文学谈到西方的艺术。

在北碚复旦大学的课堂上,着名教授曹禺先生讲解世界戏剧大师莎士比亚的名作“罗米欧与朱莉叶”,常是一场绘声绘色的演出,总让我如痴如醉,流连忘返,将其带入艺术的圣殿。以致使我还曾写过一篇“万言书”来表达自己立志从事戏剧事业的情怀与梦想,并交给了曹禺教授,受到鼓励。这一切却都被眼前万恶的战争毁灭了。但在与您身同感受的心触情融中获得了理解:“我五年烽火流亡,一路殊辛弦歌绝唱,经四所着名高校涅槃毕业,追求的就是一定首先要找能成为爱国先锋才会爱家的热血同学为伴侣。”然后,您又倾诉了“自己的家园——祖上声望冠名的南岸王家沱早年就成为重庆唯一的日本租界地,便惨遭列强蹂躏长达30多年,今天这些强盗又吞并了我们祖国的大片河山,您来前线为盟军服务,一定要彻底打败他们,雪耻相抱真正的国仇家恨。”这些推心置腹的话语,被耳旁的柳絮亲热地拂着脸庞来回传送着,其后随水面逐荡起层层温馨的“波纹”,直至被收藏进湖心深处。此景此情竟独创成为我们别具一格的“柳誓湖盟”。

难忘那:我俩正式蜜交“牵手开步”穿越昆明标志——金碧大道上相佇的金马牌坊和碧鸡牌坊,带着生肖的缘份,融入于人世间“彩云之南”一个寓意古老而美丽爱情的传说,对峙我们“永恒的钟情一见”;又在同圆满中秋生日的时辰,让太阳西下辉映着碧鸡牌坊的倒影与月亮东升光透着金马牌坊的倒影随之移合、重叠,显现“金碧之交”,构筑起我们的“金碧辉煌”之恋,而随之沾名传耀扬世;尤其用中国特有的历史传统文化门洞式建筑——牌坊,铸就的是东方古典含蓄、凝敛忠贞的情调,其意味远比春城“大光明”剧场观看美国着名戏剧家丽琳海尔曼的《守望莱茵河》与“南屏”影院放映的美国好莱坞一战经典大片《魂断蓝桥》——西方爱情奔放的罗曼蒂克色彩更胜一筹。

难忘那:闲暇时,我们常常相邀您妹妹及男友和同学杨郁文、杨小捷两姊妹(后居美国),谢邦敏、谢邦杰两兄弟(后居美国)等双双对对去喻为上海的“大世界”,与重庆陪都都邮街齐名的晓东街“赶场”游玩。星罗密布的咖啡馆、酒吧、饭厅、商场,不时穿梭着美式敞篷吉普或“道奇”卡车,串起一派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闹、繁荣的浮世景象。大量援华美军以及大西洋彼岸物资涌入的西式街,两旁店、摊货源丰富,男用消费品:Camel(骆驼牌)香烟,“警报”酒;女用消费品:Pounds(旁氏)雪花膏,Maxfactor(密斯弗托)化妆粉;还有大家共用的日常生活用品:Colgate(高露洁)牙膏,SafeGuard(舒服佳)、Rolex(力士)香皂等琳琅满目。最时髦的当数美国肉色长统玻璃丝袜,质地透明,虽是超薄型,却十分耐穿,套在脚腿上,显露裙衩处,美观、大方,东、西方习俗的亮点同收眼底。我们男人流行的时装是深色的长衫,你们女人靓丽的服饰是各种花色的旗袍,稍有讲究的还在下摆处镶上花边,这些深受青睐与追捧。

最温馨的还是一同去郊游。踏青螳螂川,沐浴“天下第一汤”安宁温泉的龙气玉液;登高五华山,听圆通寺的暮鼓晨钟;近临大观楼,眺望五百里滇池;逛文明街,领略“三市”(即夜市、春节儿童玩具集市、书市)所体现出的老昆明人文精华和古风民俗。除此以外,我们还光顾光华街上“第一中菜馆”的“海棠春”,景星街上的“小胖子烧鸭”、“仁和园破酥包子”,特别是品尝家乡人开办的“蜀香川菜馆”之麻辣佳肴。昆明的“过桥米线”、“炖牛奶”、“烧饵块”等名小吃也能一饱口福。这使我们将激情、热情、豪情、爱情的兴奋点集聚一起,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乐享“枪炮与玫瑰”生活中青春岁月难得的愉快。

天亮了,我们终于取得了长达100多天反攻、收复缅甸第一大战——日寇占领集铁路、公路、水路和航空等四维交通空间为一体的战略重地密支那之完整胜利。

随后部队利用雨季,作了一月多的休整。此间,中国驻印军奉命进行了改编,正式扩为两个军,即新一军和新六军。由此,我被上调到新一军新30师师部翻译室作中校主任。

9月中旬的一天,我随同师长唐守智,万分荣幸面见了由军长孙立人陪同前来阵地视察的中印缅战区总司令史迪威将军,并担任翻译。

稍后,我们聊起了有关战争感想的话题。史迪威将军说:“人类大体上有两种竞技角逐,一是文明的体育,二是野蛮的战争。我是一生都有所经历——自己出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农场主的家庭,从小爱好体育运动,在读杨克斯高级中学时就是校足球队运动员,1898年夺得了威斯特切斯特郡冠军。17岁考入美国西点军事学校,在这期间荣获过‘优秀足球运动员’的称号;现在是人到老年再处于人类最残酷血腥的战争。这些虽都是具有智慧较量、力量对比的因素,但战争必竟不是足球,它是以人的生命为资本进行运作,可不能有丝毫的闪失呀!”我听后异常兴奋,紧接着向他说:“将军,我也是一个在学生时代起就酷爱足球的运动员,从小学、初中、高中到目前就读的复旦大学一直是学校足球队的中锋,深能领悟您这翻话的精髓,只不过现在我纯粹还是一个年轻稚嫩的参与者。”他听后十分诙谐笑着:“好啊,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讲我们是真正的‘知音’了,那么眼前就要学会在战争中‘运球’,去争取‘破门’的胜利。”一席话让我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德懿:部队又要开拔了,将继续向南挺进,目标是南坎、苗堤等,直至解放中部重镇八莫,会师乔梅。在缅甸热带的丛林里、在异国雨季的行军中、在伤员浸血的绷带间、在尸首遍陈的战场内,似乎天天我都会梦见您的倩影。

此时,千言万语,汇集在心窝就是一句话:“Mydarling,Pleasegivemeadefiniteanswer,whichwillreflectmyonce-paleyouthful-ness,I’llrepayyouaheart-to-heartsmileandlove,whichnothingintheworldcandeprivemeofWhenthewarisover,weshall,hand-in-hand,buildasmalleatleontheyellowsoil,andwhilewarmingoutselvesinafire,listentogothertothebeautifulsingingof。theearly-springcuckoo,Cuckoo,jiugjiu,pwetwetawuCuckoo,jiugjiu,pwetwetawu”

(“亲爱的,给我一个答复吧,您深情的目光辉映着我曾经苍白的青春,我将回报你最倾心的微笑和任何风浪都无法剥落的温柔。战争结束后,我将在黄土地上筑起一座小小的城堡,让我俩相偎守着炉火倾听那杜鹃鸟清啼的声音,咕咕—咕咕—咕咕。”)

代向德芬、君礼问好!

越华

1944年9月29日

原标题:重庆96岁伉俪讲述一封二战情书后的世纪情缘

原文链接:

稿源:新华

作者:李清

前一页[1][2]

小孩晚上咳嗽很厉害怎么办
小儿多少度算发烧
小孩夜间咳嗽
小孩晚间咳嗽